新闻热线:13958846666  投稿邮箱:ruianxww@126.com
您的当前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瑞安网  ->  人文瑞安  ->  罗阳史话  -> 正文

怀忠独不见 风雨读离骚

——诗歌里的瑞安宝香山
www.66ruian.com2021年11月22日来源:字体:

  宝香山,位于云周街道繁荣村。

  弘治《温州府志》载:“宝香山,属涨西乡,小峙,立塔其上,四面江水四环。”某个春日,我与朋友开车去觅宝香山,谁知这里早已经被夷为平地了,据同去的朋友说,上世纪90年代后期,因建设厂房需要,宝香山被挖掘填埋涂滩了,这座在本邑具有重要历史人文遗迹的山头就这样消失了。我仔细观察,该山不仅被挖平,挖深,还被筑成船坞,用来修船造船了。一时,我的心中无限感慨。据乾隆《瑞安县志》载:“宝香山,小屿临江,三面水绕,状如浮虹,今东西涨淤,唯北临水,有卓敬读书处。”如今,再读这些文字,更是感慨。从弘治年间到乾隆年间,大约200余年,它从“四面江水四环”变成了“三面水绕”的半岛。从乾隆年间到如今,又是200余年过去了,它竟然彻底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,呜呼哀哉。

瑞安县境图(图片来源:乾隆《温州府志》)  

  卓敬(约1348-1402),字惟恭,系瑞邑四贤之一。明洪武二十一年(1388)榜眼,累官至户部右侍郎。靖难之役后,为明成祖所诛,夷三族。宣德中诏建祠表墓,福王时赠户部尚书,太子太保,谥忠贞。清乾隆四十一年(1776),赐谥忠毅。明末瑞安名仕李维樾、林增志辑成其文集《忠贞录》3卷、附卷1卷,另有遗书10卷。

  卓敬写有一首《宝香山》诗:“此室不如斗来大,此心不啻天样宽。白云忽去山在户,红日作晴人倚阑。一声两声花鸟好,千树万树松风寒。诗成大笑出门去,长空浩荡江水浑。”从诗中看,此诗应作为出仕前,这位明朝著名才子,从小就有远大的志向,所谓有志尚者,遂能磨砺,以就素业,其人早有鸿鹄之志矣。《明史》里谓之:敬立朝慷慨,美丰姿,善谈论,凡天官、舆地、律历、兵刑诸家,无不博究。他的绝句也相当出色:“长松雨过秋声满,日日携琴自往回。安得扁舟乘晚兴,载将山色过江来。”(《题山水》)。“杖藜徐步出门去,好花无数媚岩阿。摘花归去不成插,坐对芳池春水多。”“雨过前山花寂寂,日照岚光翠欲滴。长啸一声阴雾开,习习清风满岸壁。”(《春兴》二首)。这些清芬明丽的诗,写的皆为江南风物,只是不知是不是为故土而作。

  陈文尹,字端友,号春塘,元代人,他的《泽畔吟》里有一首《游宝香山寺》诗:“势压金鳌江上峰,崔蒐拥出宝莲宫。断崖拍浪痕千古,老树经秋叶半空。玉磬韵清楼有月,金铃声断塔无风。夕阳流水无穷事,只付凭栏一笑中。”释大川,清光绪年间县城天王寺诗僧,写有一首《泊舟宝香山下》:“辍棹香山下,欲归潮信迟。鸣蝉出林表,清磬落江湄。月白推篷坐,衣凉带露披。然犀牛渚夜,千载起相思。”从这些诗作看,宝香山一带,景色很优美的,早在明代它就与北岸的白塔、红岩等合称为“云江带绕”,而纳入“安阳八景”中。清嘉庆《瑞安县志》卷一载:“焦石山去城西六里,有巨石列江边,舟行畏之,俗呼红岩。又有白塔、焦石峙立江中,高不盈丈,潮虽大不能没之。”明代诗人吴镇为之歌之咏之。

  作为本邑名山,宝香山宋时就有诗人吟咏了。王奕(1188-1262),字子陵,号霁轩,瑞安碧山人,作为南宋知名学者,他留下一首《宝香院》:“山如螺髻塔如簪,三面江环一径深。晓雾拂岩凝蜃气,夜潮归壑听龙吟。恋凉人坐临流石,带暝禽投隔岸林。独憾宝香名未称,只应唤作小江心。”寺,是山的一部分。弘治《温州府志》卷一六云:“宝香院,旧名香山院,在涨西乡,宋太平兴国间建,前屿有塔院,后有阁。”这可能是现在能找到的有关宝香山的最早记载了。

  明代的季德几,也有一首《游宝香院》:“山横喉吻岘城西,鹤渚凫汀叠互回。水影四觚金刹丽,天香一炷宝林开。蜃凝楼阁浮江雨,石头泷涛动地雷。八十老僧颅雪短,凭栏如在妙高台。”妙高台,又称晒经台,“妙高”是梵语“须弥”之意译。此诗笔意俊朗,恻恻而动人。端木国瑚,清道光十三年进士,青田人,他写的是《宝香山》:“渡口飞云澹夕阳,一螺深碧卧波凉。青天竹筱摇虚壁,白地芦花结道场。寺小独看江月大,僧闲长对海沤忙。读书何苦下山去,夜半虎声闻上方。”据说卓敬少时颖悟过人,一目十行。某日,宝香山夜读归家,风雨迷路,得一牛骑回,释放时,才发现是一只老虎,此诗显然用了这个典故。

  卓敬为人耿直,不畏权势,胸中自有刚毅与血性,自明万历年间平反后,宝香山就成了浙南的圣地。清朝探花孙希旦,字绍周,号敬轩,就写有一首《宝香寺吊卓侍郎》:“碧血伤千载,青山绕旧村。一朝能养士,三族竟衔冤。古寺骑牛路,春风化鹤魂。徙封遗疏在,流恨满乾坤。”游寺祭拜,临江凭吊,探花的心里是满满的悲愤。

  项霁,瑞安名士,清代浙南著名诗人。因女儿嫁屿头林氏,免不了往来于宝香山。他有《卓忠贞骑虎遥过宝香作》:“宝香寺,少读书。卓公昏定愁倚闾。四山岚雨夜曛黑,一星灯火明邨墟。江涛飞渡若梦寐,体元歘忽开精庐。叩门隐沦语,燎衣聊室处。不然归省淖泞多,劝汝骑牛亦心许。陶山丹室返柴荆,惊起家人相劳苦。牵牛闻啸声,踞地已成虎。君不见,齐黄难下成败分,闲言履尾计已勤。负嵎贻患终自焚,身劘虎吻乌足云。”诗长,且有些晦涩。倒是其弟项傅梅的《宝香院怀卓侍郎》,颇为可读:“月黑骑牛处,精庐旧读书。安禅临浦溆,访古到僧居。宿雨凝松栝,平矼聚钓矶。徙封遗奏议,瞻仰此邱墟。”

  窃以为,最出彩的还是清道光六年(1826)岁贡蒋锋的《宝香书舍吊卓侍郎》:“斗室栖迟倚碧空,徙薪奇策泣英雄。天留古迹秋风里,人访仙踪夜雨中。汉室何曾知贾谊,文皇枉自托周公。卅年养士无兵柄,唯有葵心向日红。”宝香书舍位于北麓,宝香寺也好,宝香书舍也好,早在山峦解体前,就被时光湮没了。

  清宣统元年(1919),毕业于浙江师范学堂博物科的李逸伶,写有一首《游瑞安宝香山卓公祠》诗:“卓公读书处,寺古一僧持。门外山芜没,庭前草乱垂。樵人谈往事,野葛满残碑。观罢催舟去,前汀夕照迟。”翻阅《县志》,旧时的瑞安有多处卓贞忠公祠:一在西山,一在南山律院,一在旧射圃,一在县前新街。从诗中看,清末时的宝香山卓公祠也已经破败不堪了。

  林培厚,清嘉庆十三年(1808)进士,历任重庆、天津知府,卒于通州运次。他的家离宝香山,大约10分钟路程。史载,少时曾就读于宝香书院,他有《宝香寺》诗:“古刹留名迹,登临不惮劳。山当平野小,楼俯大江高。梵响迟清磬,松声涌暮涛。怀忠独不见,风雨读离骚。”此诗既记述了周边风光,读书历程,又真切地表述了卓公对他的鞭策。另外,他的文集也名之为《宝香山馆文集》,可见两者间的渊源。

  他的孙子林若衣似乎对宝香山也是情有独钟,写有一首《夜宿宝香》诗:“鸟惊林月上,寺净白云护。只橹响空江,犹有村人渡。”明明离家很近,却偏偏夜宿宝香寺。甚至那一夜,他还失眠了。他还有一首《卓公梅》:“宝香峰上路,白云深复深。吏部读书日,手植梅花林。风霜阅历久,想见岁心心。”虽没有正面写,却通过白云、梅花、风霜写出了对卓贞忠公的敬仰之情。

  清代柴一谔,字胜千,号殖庭,他的《晚渡飞云望宝香寺寄林敏斋》,是回忆林培厚的,敏斋是他的字:“日暮欲登舟,沧江乘晚流。背身孤棹急,回首一山幽。结社违今日,衔杯忆旧游。还将离别意,重与溯交修。”晚渡过江,诗人回首一刻,往事历历可数。清朝诗人举人鲍作雨,和林培厚有相当的交情,林卒后,曾作五律悼之,其一:“钱塘江上泪,相对洒秋涛。汗骥愁陵阪,风鸿迅羽毛。牙樯龙节重,绣斧豸冠高。有约归江屿,空悲素锦绸。”其二:“登堂一醉后,逝水十年余。楚鹢无回棹,秋鱼乍制书。商量营别墅,仓卒对涂车。邑里灾方告,疗饥愿又虚。”(《挽林敏斋观察》)此时的林已是本邑最具影响的官员之一。依据鲍作雨的自注解读,诗的大意是:昔年两人居于钱塘,因同困于名利场,后来君入词馆,出督湖北粮艘,原相约,岁后一起告老还乡,谁知君却卒于任上。第二首,则回忆了某年访君于屿头,光阴似箭,不曾想,此事已过去10多年了,当时还商议众人一起设置义仓救济灾民,在座的还有水师提督许松年,如今二君皆已逝去,怎不令人伤心落泪。

  到清时,世人已常把宝香山与林培厚联系在一起,这既是林的为人,也是他的才能使然,所谓的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是也!

  (作者:林新荣)

(编辑:社区中心)

浙新[2004(7)]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0039 ICP备案号:浙ICP备05017990号-1
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瑞安市融媒体中心承办
温州网提供技术服务 瑞安网 版权所有 广告刊例
地址: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报社 电话:0577-66886688 E-mail:ruianxww@126.com
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7-65812711
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温州辟谣举报平台
温州公安网络警察警务在线 浙江省温州市禁毒网络举报平台